首页 > 热点资讯 >新闻内容

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.9亿元,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。

来源:租客惠 2020年10月05日 17:24

 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,十年一大坎,而今年的餐饮行业,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。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,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,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,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,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。








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,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,转租的转租、倒闭的倒闭。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,早已一去不复返了。



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?

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,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,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,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。



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,你说,餐饮能好做吗?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,同一家店铺,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。餐饮店开的越多,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,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。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,不惜大幅度的降价,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,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,黯然退场。





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,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,就必定要进行“曝光”。餐饮商家最常见的“曝光”方式就是在某团、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。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,想要获取更多的“流量”,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,无休止的被压榨。你说你不投钱,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



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,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,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,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,可同时,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%-25%的抽成

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,利润越做越低,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: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,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。

许明开一家餐饮店,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,按照20%的抽成比例,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,一年就是12万,抛去人工、租金、水电等成本,利润所剩无几,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,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,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,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。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,有着强大的流量,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,通过这种方式,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。


羊毛出在羊身上,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,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。一份普通的水饺,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,到了外卖上,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,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。


       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,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,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,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。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,继续被压榨,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。

相关推荐

海底捞创始团队启动“套现”离场 15亿港元只是一个开始

本篇文章2176字,读完约6分钟海底捞股东配售公告不久前海底捞创始人内部信选拔“接班人”时,就有人解读为张勇及其团队在铺垫获利撤出。从最近的海底捞股东配售公告来看,张勇夫妻、执行董事施永宏夫妻将套现15.6亿港元。这意味着,获利退休计划已正式开启。在行业内看来,这15.6亿港元仅仅是一个开始。创始团队“套现”对于创始团队套现超15亿的行为,海底捞认为对公司经营没有影响,且解释为“个人公益计划”。据海底捞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,2020年5月6日,海底捞股东SPNPLtd.及LHYNPLtd.拟以每股33.2港元的价格配售4700万股股份,占公司已发行股本0.89%。配售计划将于2020年5月11日上午9时完成。紧随配售完成后,张勇、ZYNPLtd、舒萍、SPNPLtd以及NPUnitedHoldingLtd将继续为海底捞公司的控股股东。值得注意的是,SPNPLtd.以及LHYNPLtd.为海底捞创始人团队的各自持股通道。其中,SPNPLtd.权益由公司创始人张勇的妻子舒萍拥有,LHYNPLtd.权益由公司执行董事施永宏及其妻子李海燕拥有。有消息称,经过此次配售,海底捞董事长兼实控人张勇夫妇及“二把手”施永宏夫妇将套现15.6亿港元。针对这则公告,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了海底捞相关负责人,对方表示,股东配售对增加海底捞在资本市场的流动性能够产生一定的作用。股东配售的总量小,不代表公司基本面的变化,更不是对未来有不同的预期,公司经营不受任何影响。另据海底捞公司对北京商报记者透露,股东个人在社会公益事业等方面,有一些资金上的计划和安排。对方提供的信息显示,今年1月21日,张勇在成都与简阳市签署协议,个人向家乡捐赠一亿人民币提升家乡医疗机构的基础医疗设施,资金在下半年到位。15亿只是个开端距离这则公告不足两周之前,海底捞曾发布自愿公告,宣布了未来10-15年的领导人才接班选拔计划,意在为高级管理团队远期退休提前储备与锻炼人才。前后两个动作不无关联,不过是“套现”退场的更明确信号。当时,海底捞透露,选拔排除了施永宏、苟轶群、杨小丽创始人团队,并解释为“原因是太贵了,对未来董事会性价比不高”。公开资料显示,张勇夫妇1994年和施永宏夫妇一起创办海底捞火锅,杨小丽和苟轶群分别在1995年和1999年加入,目前张勇担任海底捞董事长,施永宏任执行董事,杨小丽为首席运营官,苟轶群为决策委员。今年春节以来,海底捞经历了不少风波。先是涨价、公开致歉、恢复原价……一系列动作引起公众关注,如今管理层前后两套动作再使海底捞陷入舆论中心。一位不愿具名的餐饮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海底捞是上市公司,接班人选拔计划并非仅仅是张勇一人决定,所以从张勇宣布海底捞接班人选拔计划开始,就已经为自己获利退场做了铺垫,而此次配售计划公告,是张勇等创始人“套现”退场的更明确信号。“从海底捞公司的体量和张勇个人财务状况来看,15.6亿港元仅仅是一个开端”,上述业内人士表示。他解释道,如果市场反应稳定,创始人很有可能继续进行股份配售计划,而这也是上市公司发展的必然趋势。对此,北商研究院特邀专家、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也表示赞同,从此次小体量的股份配售计划来看,张勇等创始人团队退出海底捞计划已经开始了。资本力量使然?自上市那一刻开始,资本的力量就已超越了创始团队的意志。业内观点认为,餐饮品牌一旦发展上市将面临更多的市场化考验,随着资本的介入,在品牌的长远发展上有更多的需求,其中,子品牌的孵化更加考验企业的市场管理能力与产品创新力度。因此多数的决策层权力需要让位于市场化的规划,最终创始人团队以股份配售等方式退场的结果也是必然。另一个角度看,强势的掌舵人往往对应着高执行力、低创造力的下层团队结构。赖阳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尽早地对企业进行决策结构的调整,有利于规避企业风险,当决策者非常强势的时候,团队的执行力就会非常强,但是创造力则有限,因此品牌传承将会出现问题,只有决策者逐渐淡出公众视野,让更多有创造力的人才脱颖而出,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的接班过程,这也利于企业长远发展。“张勇夫妇等创始人夫妇退场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不可能在退休前突然将股份进行配售、转让等,因此需要一步步‘套现’离场,这也是可以理解的”,赖阳说,他们既启动了接班人选拔计划,又将股份进行了配售,也是为海底捞铺垫未来规划,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将品牌做大,如今也到了收取回报的时候,将股权转化为收益也是收取创业回报的一种方式。

2020年05月11日 11:48

出租屋温暖小物件

1.低成本改造。毕竟不是自己的房屋,房东又不肯出1分钱,只好什么都自己来,什么都往省钱的方向走。本次改造基本都是购买二手品,或者旧(废)物重新利用。2.高空间利用率。没办法,因为出租屋太小只能合理安排区域,并最大化利用空间。3.空间的布局,合理的布局,利用好每一寸空间。改造区域划分为:睡觉区(床)、办公区(桌子)、休闲区(沙发)、阅读区(书柜)、吧台区(酒桌)、储物区(架子)。

2020年04月29日 18:00

三家航空公司陆续入驻北京大兴机场

3月29日上午,随着厦门航空一架航班起飞,大兴机场拉开2020年的转场序幕,厦门航空、重庆航空和东海航空三家航空公司多条航线将陆续入驻大兴机场。据悉,从3月29日起,厦门航空计划在大兴机场开通北京至厦门、福州、杭州、泉州、长沙等城市的航线。重庆航空计划在大兴机场开通北京至重庆的航线。东海航空计划在大兴机场开通北京至深圳的航线。根据计划,从3月29日起,多家航空公司将陆续转场入场大兴机场运营。在3月29日、4月12日、4月26日三个时间节点,东航、南航、厦航、重庆航、东海航将分批次把首都机场的时刻平移至大兴机场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各航空公司或将对航班计划进行动态调整,旅客出行前需进一步确定乘坐航班是否按计划执行。由于多家航空公司在大兴机场和首都机场两场运营,旅客和接送机的亲友,务必提前确认出发或到达机场,以免误走机场后耽误行程。旅客确认抵离机场可提前通过登录航空公司官网、APP,拨打航空公司、机场、购票机构服务热线、阅读购票成功提示短信等多种方式。同时,大兴机场为误走旅客制定了人性化服务措施。旅客凭身份证、机票在大兴机场航空公司票务柜台、机场大使问询柜台、机场大巴售票柜台等处领取“误走旅客识别标签”,凭此标签就可以获得“绿色通道”服务,包括优先搭乘交通工具,优先值机、过检,免费乘坐电瓶车等服务。目前,各航空公司针对误走机场旅客均有相应的机票退、改签优惠政策,具体可咨询所乘航司票务服务人员。大兴机场和首都机场值机、安检等关键服务岗位员工会在旅客寻求帮助后,提供协助值机、优先过检、快速转运等服务。(记者李博潘福达)

2020年04月15日 13:26